当前所在:首页>>村官感悟>>与贫困户孩子王文才的故事

与贫困户孩子王文才的故事

来源:大学生村官网 时间:2018-10-10 00:18:20作者:赵伟民

  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辍学,是一句多么振奋人心的话,但落到实处却是那么的艰难,这一次我深有体会。8月27日早晨,教育局老师反馈,经过多次做工作,王文才还是放弃了“职业教育东西协作”—到发达地区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,希望村委会协助做做工作。来到王文才家,经交谈了解得知,王文才是一个懂事的孩子,放弃上学机会是迫不得已。

  王文才,今年17岁,是漾濞县白羊村木瓜坞村民小组一户贫困户的孩子。目前王文才家里有三口人,父亲王加喜,于2018年1月7日确诊为癌症,目前已经进行6次化疗,一次放疗,母亲熊天柱患精神病,干不起重活。

  王文才说:“父亲没病倒之前,是家里的顶梁柱,现在顶梁柱倒了,仿佛整个家就跨了,现在我初三毕业了,想去职业中学念书,学一门技术,几年后扛起家里的重担,好好照顾父母。但无奈家中经济条件太差,没有学费、生活费,家里甚至连坐火车的车费都拿不出来了,可能许多人觉得初中毕业后继续上学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但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奢望。”

  我问王文才:“读职中的综合班也可以参加高考,有没有信心考大学?”他毫不犹豫告诉我,有。王文才的身上看到了我上学时候的影子,我上学时候家境不好,那时父亲问我有没有信心考大学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说有。

  我表面上宽慰王文才,不要担心,现在教育扶贫政策这么好,政府、村委会会帮助他的,其实那时我的内心是焦灼的,因为我明白,如果他去江苏念书,以那边的消费水平,一个月至少要800块的生活费,3年在校30个月,仅生活费就需24000元。以他家目前的条件,家里只有一头小水牛,猪7个,鸡10多只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是承担不了这笔费用的。

  这笔生活费,还有每学期来回的路费怎么办,谁来打?这些现实问题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但只要用心、用情,办法总比困难多,最后我们决定多渠道筹集资金,第一去民政局要一点;第二跟帮扶干部找一些;第三村委会及工作队捐助一点;第四两边的亲戚帮助一些;第五网络众筹平台筹集一点。

  我将打算利用网络众筹平台筹集费用的想法告诉王文才,问他没有用心里包袱,如果利用网络众筹平台筹集,他家的情况将会被周围人知道,包括他的同学朋友,不行的话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。王文才说,可以,没有问题。他坚决的回答更加坚定了帮他筹钱的决心。

  查找众筹平台信息,下载注册研究一番。觉得轻松筹平台用户多,扣款比例低,靠谱,值得信赖。平台审核通过后,通过打电话、发微信、发qq、发朋友圈、发空间动态和推送至工作群等方式,请亲戚朋友给予帮助、给予扩散转发。半个月时间筹得善款1.5万元。尝试上中国社会扶贫网筹集,但效果不佳,半个多月只筹到300多块,考虑到现在年轻人玩微博、抖音的比较多,也试着通过这两个平台来筹集。

  9月6号傍晚,王文才去上学的头一天,我放心不下赶往王文才家,正巧老父亲王加喜在家,可怜天下父母心,病危的老父亲担心着儿子的前途,王加喜含着泪花告诉说: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:自己病情恶化癌细胞扩散,王文才没有人照管,学业会半途而废。”我急忙安慰老父亲王加喜:“现在医疗科技这么发达,癌症虽然治不断根,但是控制病情是可以做到的,王文才上学的事平台已经筹到了1.5万元,不管您以后的病情怎么样,这笔钱由村委会代管,会按月或按季度打给王文才的,王文才上学的事政府、村委会会帮助,我也会管到底的。”

  9月7号,王文才从漾濞启程,去往江苏,带着一个家庭的希望,带着大家的爱心踏进了校园,9月9号,王文才给我发来校园生活照,我倍感欣慰,看着整洁的校舍,不知不觉间眼眶湿润了。

  待到学成归来时,报得三春晖。现在我脑海中浮现出王文才几年后学成归来,撑起这个家的场景,或许这也是大家对他的期望。“春色已满园,努力惜春华,”悠悠亘古,一代大学生村官的“芳华”终将落幕,要趁这锦瑟华年,沉下心来,身先士卒,在祖国的贫困山区绽放青春。